首頁 名人庫 玉紅 趣游集團董事長、三點鐘社群發起人、XMAX項目發起人簡介

玉紅 趣游集團董事長、三點鐘社群發起人、XMAX項目發起人簡介

來源:區塊網

玉紅,XMAX(XMX),三點鐘社群

2018/06/11

135608

玉紅,趣游集團董事長兼CEO、區塊鏈三點鐘社群發起人、區塊鏈XMAX項目發起人。1980年出生于四川一個很普通的農村,2003年開始創業,全面負責趣游的策略規劃、定位和管理。2008年創辦趣游前,玉紅先生曾成功創辦多家互聯網企業,是中國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領域的運營專家;在移動及互聯網行業擁有逾十年經驗。


2018年年初,在今年春節期間,幣圈掀起了一股三點鐘風暴,區塊鏈行業各大佬紛紛加入三點鐘社群,而玉紅就是三點鐘社群的發起人。這也意味著玉紅正式進軍區塊鏈,開始在區塊鏈行業嶄露頭角,并于今年6月成功孵化XMAX項目。

新一代互聯網的弄潮兒,媒體筆下的革命家
生于1980 年的玉紅幸運地踩上了中國這列快速飛馳的經濟列車的每一個重要站點,并最終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從一介寒門子弟躍升為億萬富翁—— 11年,他創辦的第三家公司趣游集團的營收超過6 億元,目前他擔任著這家公司的董事長兼CEO,和管理層與骨干員工一道持有公司近70% 的股份。

玉紅的命運轉折點就發生在上世紀80 年代中后期的某天的那個農村,他的父親,一個普普通通的中國農民,決定離開讓他富裕無望的土地,前往位于中國東部江蘇省的一個小城市當起了農民工,目前像他這樣的人在中國超過兩億,他們大都在城市里面干著各種嚴重依賴體力的工作,以此賺取微薄收入。

這個農民工父親的賭注不久后就換來了回報—— 他那從小學開始就跟著他游學在大城市邊緣的兒子成為村里的第一個大學生。不過做兒子的似乎有些失落,因為他只考上了一所不怎么出名的地方大學—— 常州江蘇技術師范學院,并且學的是一個讓他怎么也提不起精神的專業—— 物業管理。

“從第一秒鐘起,我就知道當公務員無望了(這是他父親的愿望),賺錢生存成為我的第一追求。”玉紅回憶道。

上個世紀90 年代中后期在中國方興未艾的互聯網,給了像玉紅這樣出身卑微的年輕人一次改變命運的難得良機。他很快就靠自學來的編程技巧賺得了第一筆像樣的財富—— 據他自己說有時一個月可以達到“數萬元”。他的主要生意是編寫文字MUD游戲(一種早期的多人參與游戲),并將其賣給臺灣人和美國人。至于學業,被無情地放到了第二位,雖然最后學校還是頒給了他畢業證,但他不認為自己算是真正畢業了。

很快,年輕人就不再滿足于小打小鬧,而是和大學時的老師一起創辦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向那些追逐互聯網浪潮的創業者提供服務器托管等IDC(互聯網數據中心)服務,火爆的生意讓這個曾經飽受貧困刺激的年輕人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為百萬富翁。

不過,好景不長,公司的生意明顯受到了2000 年開始的那場網絡泡沫破裂的打擊。但此時他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新方向,在將第一家公司的股份無償轉讓給那位老師后,他創辦了自己的第二家公司—— 一家移動通信增值服務商,向用戶提供短信、彩信等基于手機的內容服務,這類業務的迅速普及在當時還成功幫助騰訊、網易等一大批中國互聯網公司成功實現了規模盈利。他是在與服務器托管客戶交往的過程中發現這一機會的。

新公司發展的速度遠遠超過了第一家公司,而且非常賺錢。僅僅過了兩年,公司的員工迅速增加到100 多人,甚至引起了一些并購者的注意,收購的報價一度達到2,000 萬美元。“但我認為起碼值3,000 萬美元,再說我希望將公司做大,錢對我的吸引力已經降低,我已經很有錢,我需要新的成就感。”

玉紅是國內最早涉及網頁游戲領域的先驅者之一。他是中國網頁游戲行業的引領者,他創造了中國提供網頁游戲最多的互聯網企業。2012年,趣游公司大力扶持原創3D技術,成功運營《天紀》游戲及其多語言版本,并在海外多個國家成功發行;建立國內首個基于全球化云計算服務平臺——趣云平臺,為中小型開發團隊提供免費的服務器資源,降低創業初期成本。

對于2012年的游戲產業來說,頁游、手游的崛起有目共睹,其中頁游的市場規模已然達到百億之多。而作為頁游代表企業的趣游,今年順應行業發展潮流亦是發展迅速、捷報頻頻,不僅公司獲獎頗多,相繼在“德勤高成長企業”中國50強、亞太地區500強中躋身前三甲,在網博會、文博會以及此屆游戲產業年會上攬獲多項大獎外,其領航人物玉紅亦接連獲得來自政府、行業、媒體頒發的眾多榮譽,囊括工會領域最高榮譽——首都勞動獎章、“創意中國榜”新銳人物等等。

曾獲石景山區政府頒發:青年聯合會委員、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頒發:中關村高端領軍人才—創業未來之星、新媒體節組委會頒發:新媒體十大新銳人物、中國游戲產業年會組委會頒發:2011年度中國游戲產業十大新銳人物等榮譽稱號。

如果說每個行業都有各自的思想或精神領袖的話,玉紅便可稱得上是游戲行業的“夢想”領袖,“中國游戲的世界夢”的公認代言人。從2010年《資本故事》對他的獨家報道以來,這個年輕睿智、思維超前的80后CEO就隨著他的“夢想”——通過他的游戲和游戲平臺向全世界傳播中國傳統文化的夢想,走進公眾的視野;他傳奇的創業故事和創新的商業模式也得到包括Forbes、胡潤、央視、新華社等國內外眾多媒體的關注。

 關于“夢想”的落地,玉紅亦有一個完整的戰略圖景。在多次高峰論壇的主題演講中,玉紅表示,要做好中國游戲和文化向海外的雙重傳播,一是真正把中國文化元素融合到游戲之中,二是要搭建全球化的商業運營模式,而這兩點正是他帶領趣游集團正在努力做的事情。隨著趣游分公司和運營平臺在日韓、東南亞、歐洲、北美、南美的逐一落地,玉紅的全球化運營體系已成規模,許多國產精品頁游也都通過趣游的全球化分銷渠道走向了世界。

三點鐘社群的發起人,從網圈到幣圈的轉化
玉紅進入區塊鏈時間并不長,他曾經在采訪中表示,是從今年年初才開始學習區塊鏈的。但是按照他的說法:那時候很多人講一句話,人間一天,幣圈一年,當時聽不懂。但經過了三個月的時間,從春節到現在,禮拜天都沒有了。以前我們創業是6×12小時,現在進入區塊鏈,發現7×12小時都不夠。每天三點以后打卡,早上七八點鐘就起來,這個節奏我發現特別快,所以按照他們的說法已經過了三年了,還是挺快的。

在采訪中,玉紅作為三點鐘社群的發起人,難免被問道關于三點鐘社群的由來以及為什么能在短短的時間內火起來的原因,玉紅是這么說的:其實很多朋友問我這個話題,很有意思的話題,我春節期間晚上喝酒喝到兩點半,實在沒事干了,那時候剛了解區塊鏈,很亢奮。首先區塊鏈有一個屬性,自帶荷爾蒙,接觸區塊鏈之后就一直在聊,大家聊也沒聊完,就拉了一個群,很多人都進來了,不到三個小時,五百人的群就滿了。

當時取什么名字?馬上到三點了,我們就起個名字叫三點鐘,那時候很多人都進來了,舉個例子,當時我在想鏈圈、幣圈太嚴肅了,我們搞的娛樂一點,后來拉了很多娛樂圈的人,比如周星弛,一堆女神,構成了群的成員,三個小時就拉滿了。

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現象,這個群的創辦到今天,我個人沒有做任何的PR,也沒有寫任何的文章。大家都很茫然,尤其是像互聯網圈和投資圈的,看到幣圈、鏈圈的人好像幾個世界一樣,我說就安排鏈圈、幣圈他們這個圈子比較懂的人跟我們分享。

現在有一個數字特別好玩,我們全世界三點鐘的社群有兩萬多個群了,全球都可以找到分叉群。比如五百人滿了,要進群,不能踢人,我說你就再建一個,叫三點鐘分叉群,隨便怎么建,只要不搞違法的事就可以。一瞬間,每個城市,各個大學各個城市,全球每個大的城市都有我們的分叉群,一夜之間就有很多的群。

為什么突然之間有這么多的群?很多人還是像我們一樣,就像我剛開始進入區塊鏈一樣,是茫然的,這個到底怎么進,就是這個問題,所以導致了這個群這么火。

幣圈、鏈圈壓力很大,我覺得是個高危行業,我的小心臟受不了。所以比較好玩的是,第一,從我拉完群之后我就沒有做群主了。第二,我最多在里面吆喝吆喝這個群就火了。

其實最開始這種情況很偶然的現象,不可復制的,三點鐘的火爆我自己也沒想到,無意而為知,我本來想拉點范冰冰、佟麗婭等明星進來,沒想到就火了。

社群才是區塊鏈的靈魂
我發現一個很好玩的事情,區塊鏈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社群,我現在還是比較熱衷于社群。區塊鏈除了技術之外最核心的就是社群。

第一,我剛進入區塊鏈第一周,我特別亢奮,每天都搞到三四點回家,以前周末都在家帶孩子,然后我老婆對我意見特別大,說我加入了傳銷組織。在12月份跟我講,你就要來干這個事情,這個事情太牛了,講了比特幣、區塊鏈,給我講了哲學、神學到技術。但現在民間很多人認知,區塊鏈就是傳銷,我跟我老婆講區塊鏈是什么,今天她就不這樣認為了。

第一個認知,就要消除民間對區塊鏈的誤會,讓老百姓知道區塊鏈是什么,它的本質是什么,所以這是需要社群的力量,我覺得三點鐘在一定程度上承擔了這樣的職責。

第二,我跟大家聊聊社群,這是我這兩天想明白的問題。過去的商業模式叫古典商業或者古典VC,有一本書,《從零到一》,區塊鏈的商業其實是從一到零。做互聯網的一家公司,做出一個產品,做成一定的利潤,給一個P值,最后就是他公司的價值、估值。

第三,區塊鏈的商業完全不一樣,很多人問我,傳統商業的人怎么轉到區塊鏈的商業,我覺得這個變化是巨大的。我覺得比特幣的白皮書非常厲害,像過去的公司,99%都是你的,其他人都是給你的打工的,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社群到了區塊鏈的時候,你要忍耐,你只拿5%的股份,你看這個哥們寫了一點代碼,留了一點幣,就消失了。比特幣的社群來講,股份拿的最少,代碼不是自己寫的,然后自己消失了,所有人都在幫他們宣傳,我相信在座很多的朋友如果了解區塊鏈,也是在幫比特幣宣傳,這就是整個社群的力量。

我覺得一個社群,區塊鏈的社群和區塊鏈的商業,就是從一到零到一萬,傳統的商業是從零到一到一百,這是我自己的看法,不一定對。

同時,我也認為區塊鏈未來產生的商業價值,拿互聯網來說,是PC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的一百倍以上,這是我自己的感知。通過社群從信息互聯網到價值互聯網的巨大轉變,當然現在99.9%都是空氣項目,不太靠譜。

我春節的時候搞特別興奮,自己搞幾個項目,后來越搞越不靠譜,現在不太想搞了。就是這種思想,很多時候人不要去迷戀這種虛幻的財富幻想,但我覺得更多的時候要看看比特幣的白皮書,更多看看它這種商業設計的思想是很重要的。就像facebook寫的一篇文章,全篇沒有提比特幣、區塊鏈,但人家的思想就是真正的區塊鏈的思想,我們做產業和技術的人怎么用這種理念去設計產品,這是最重要的,這是我自己的看法。

現在全球我們超過了兩萬個群,支持大家無限分叉,我覺得這是比較有意思的,社群的力量是很強大的,就像我建這個群一樣,沒有用我公司的一個人,所有的人都在創造內容,所有的人都在傳播,所有的人都在分享價值,這就是社群有意義的地方。

玉紅認為,區塊鏈的技術、產品、人才都是可以被迭代掉。“社區是區塊鏈的靈魂,這是我的認知,所以我給自己想了一個標簽,就是在未來,直到我死為止,只講社群,一個PPT準備講無數次。”

他分析到,因為有社群才能產生共識,共識才能產生價值。如果沒有共識,所有都是空氣項目。“一個創業者上來就搞項目,是不對的。應該搞一個五百人的社群,一個一千人的社群,一個一萬人的社群,在你運營社群的過程中就會產生共識。至于做什么不重要,因為你做社群會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會找到投資人,也會找到給你開發項目的人,所以社群是最容易達成共識的,不搞社群的區塊鏈項目都是耍流氓。”

“社區、社交以及社群,有著非常本質的區別。社交就像微信,是非常開放式的,沒有壓力,這是社交產品。第二個是社區,貼吧、豆瓣是社區。第三個是社群。社群是最難的,世界上沒有一個真正的社群通訊產品。一個社群是有一定規則,有一定社交儀式感,有很多要求,這個特別復雜。”

玉紅認為小米手機的技術并不厲害,最重要的是他的社區做得特別好。“我認為有三種經濟模式,過去商業是0到100,最早是產品為王,有本書叫《從零到一》。2.0是社區,比如小米,小米最核心的競爭力是社區做得最好。雷軍的手機,中國前五名的手機制造商都可以做出來,但是為什么他這么牛逼,就是他們有幾百人做小米社區。但是他們從來不講,從來講小米手機多牛逼,但是我說它的手機真的沒有多牛逼。

3.0的模式就是分布式的商業社群,這個就是0到1到10000,但是分布式的商業創業者需要很有情懷。比如以前一家公司實際控制人至少要占7%股份。但是現在可能只占百分之零點幾,這就是分布式商業,把他的商品供應給消費者、投資人,這才是真正的分布式商業創業者的精神。”

發聲EOS是全球最大的傳銷幣
“ 在今年唯一確定有價值就是比特幣, EOS是最大的傳銷幣。”玉紅分析了其原因,“一是21個超級節點。這個設計就是非常傳銷的設計。因為你必須身價一個億才能玩。二是,得欺騙我很多粉絲去買。三是,很多的中產階級和老百姓沒有參與這個社群,這個很有問題。因此,我覺得EOS是全球最大的的空氣幣和傳銷幣,這是我堅持的觀點,你們買了趕快清倉。”

玉紅進一步講了傳銷和營銷的區別。“如果我們做出一個好的產品,用一個好的方式來傳播就是營銷。如果你做一個產品,給用戶帶來不了價值,那就是傳銷。區別就是你創造的服務和產品,對用戶是不是有真正的價值。

當然我也見過一些奇跡。有一個創業者,一個人加一個助理,發了一個項目,很快把這個項目搞到一百多億美金,摟了幾十億回來。但是他也真正在干事,如果不干事就是傳銷幣,但是他真正在干事。所以一個團隊的初心,還有能不能做出好的產品,對用戶是否有價值,這是判斷的第一個標準。第二,他用什么樣的手段推廣產品。如果他夸大一百倍,就是傳銷了,如果沒有夸大,只是宣傳,就是營銷。所以一定要把握營銷和傳銷的尺度。”

玉紅的這番話不知會引來多少的熱議,將EOS稱為傳銷幣的確有些不恰當。傳銷是不斷的發展下線,本質上是“旁氏騙局”,EOS的21個超級節點可以平衡去中心的程度以及出塊效率,并且每個見證人的利益和節點是捆綁在一起的,如果沒有大量的eos,是不具備競選條件的。

同時,大家別忘記玉紅還是XMAX項目的發起人,這次因EOS“紅”了一把的他,不得不說為自己的項目做了個大大的宣傳。現在XMAX項目正處于風口浪尖,或許唯有做好項目本身,才能擊退所謂的謠言。

XMX上線交易1小時暴漲84%,被質疑割韭菜

4月中旬,國內知名的區塊鏈布道者、三點鐘社群創始人玉紅,以350個比特幣(當時市值高達1800萬元人民幣)收購XMX.COM域名的XMax,并在澳門區塊鏈大會上連續兩日單獨包下一間會議廳作宣講,請來多位行業大咖站臺,一時出盡風頭。

但玉紅推出的這個Xmax項目卻被評級機構評為風險“極高”,被查證顧問信息涉嫌造假,同時也被技術專家評價“戰略定位不清,大而不當”、“真實控制人撲朔迷離”。

這個被玉紅力推且認為將成為全球第一公鏈的項目還爆出“顧問身份造假”、“白皮書內容漏洞百出”等問題,存在的問題包括夸大顧問團隊、中英文版本不一樣等,被專業人士認為不靠譜。為用戶提供區塊鏈項目評級、盡職調查、代碼審計等服務的自媒體平臺大炮評級(DPRating)團隊發布的XMax量化評級報告中,XMax被列為C+,即:投機級,風險等級為“極高”。

那么問題來了:意欲打造世界第一公鏈的玉紅為什么一邊推自己的XMax項目,一邊在萬眾矚目的國家數博會論壇公開貶低極具商用價值與潛力的EOS項目?難道他本人沒有意識到這其中的矛盾之處嗎?

據統計,XMX社群目前已經組建電報群人數已經多達兩萬左右。并在12小時內就拉滿99個名為「3點鐘&XMX全球社群聯盟」的500人群。

同時,為該項目站臺的一眾大佬更是星光耀眼,據不完全統計,包括泛城資本創始人陳偉星、火星財經王峰、三點鐘發起人玉紅、小米科技聯合創始人尚進、千方基金創始人點付大頭等等。

社群轟炸、大佬站臺。習慣的手法,熟悉的操作,濃濃的韭菜味。

恍惚間,似乎又夢回2017。

技術,存在嗎?

「去中心化的操作系統、公鏈、多條功能性側鏈、泛娛樂為大方向、游戲引擎。」這是XMX的定位。

每一個名詞背后都是區塊鏈領域的痛點,每一個痛點背后都是一座技術大山,如何解決?

同樣是采用Dpos共識的公有鏈,BM帶領明星明團隊,在有比特股、Steem兩個項目做技術積淀的背景下開放,耗時一年仍然遠未達標。3000多個漏洞就像懸在EOS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對于一個還什么都還沒有的XMX,玉紅聲稱要打造「全球第一公鏈」。是不是XMX擁有比EOS更強的技術團隊呢?

玉紅稱會成為全球第一公鏈

查閱XMX白皮書發現,XMX項目的CTO是Alex Nikolaev,這是何方神圣,僅憑一己之力,能主導如此高難度的開發嗎?在2018年以前Alex Nikolaev在GitHub上面的貢獻幾乎為零。

Alex Nikolaev在GitHub上的代碼更新頻率

另外根據小野透露的情況,這個CTO也很有可能就是個空中閣樓。「XMX根本沒有任何技術團隊。」他非常明確得告訴31區。

高難度的技術壁壘,低配、數量奇少的技術開發人員,大占比的市場營銷團隊。這樣的項目搭配,如何達到XMX的目標呢?

通過通讀XMX白皮書,31區卻還發現了一些抄襲的影子。例如,XMX采用的平臺模型與QunQun相似度極高。

左邊是QUNQUN模型,右邊是XMX模型,相似程度很高

同時發現,白皮書的生態中還包括DAPP生態、WEBX.JS、API集成等,這些白皮書中也并未給出明確的解決方案。

例如白皮書中的提到的API集成功能。只是給出了一句:底層技術問題需要攻克,不斷完善。

當然白皮書在更換版本時也出現了一些可笑的錯誤,例如新版白皮書中文白皮書和英文白皮書的token總發行量差了一個數量級。被網友發現之后,項目方才做了修改。

中國版白皮書總數量300億代幣

英文版白皮書總數量變成3000億代幣

誰是XMX背后真正的操盤者?

XMX項目表皮書介紹的關鍵人物中的兩位分別是 CEO 程野和 PM Christopher Manzano。

程野作為XMX的CEO,履歷中有一項是他參與投資包括「青云互動」等數十款網頁游戲,通過天眼查發現,青云互動的法人代表就是玉紅。Christopher Manzano是PM,據小野稱:Christopher Manzano則是玉紅創辦的趣游科技的一名員工。

也就是說,XMX的CEO和PM,之前均是玉紅的手下。

玉紅是青云互動的法人代表

通過百度分別查詢「XMX 玉紅」與「XMX 程野」,得到的結果是,前者有900多個結果,后者卻只有90個結果,玉紅似乎與XMX的關系更加緊密。

百度查詢結果

同時,就在2018年4月份,玉紅發朋友圈聲稱:「350個BTC夠買了域名以后,史上含金量最高的泛娛樂公鏈XMX首次澳門亮相!恭喜程野。」。

據調查,玉紅所謂的域名就是XMX.com,而這個就是XMX 的官網。

玉紅朋友圈中的動態

作為XMX項目的投資人、程野的前老板,玉紅又始終在為XMX項目病毒式地組建社群。甚至不惜痛斥EOS為空氣幣,來為XMX博眼球。

為了理清這背后的邏輯關系,通過小野我們了解到:「玉紅才是XMX背后的老板,程野是替玉紅背鍋的。」

玉紅何許人也?2017年沒有上車的他,在2018年2月份通過創建3點鐘群,橫空出世。

此后背著「3點鐘群創始人」的身份,頻繁出現在各大會場和項目的白皮書中。

「玉紅錯過了17年那一波,2018年迫不及待要用各種姿勢上車。」小野說。

然而,玉紅確實有一套。

據說,玉紅在幣圈是人見人愛的「連接器」。碰到什么事情,或者需要找什么人,只要聯系玉紅,他一定會幫你解決。

熱心+廣泛的人脈,讓玉紅在幣圈左右逢源。

因此文章一開始看到的「12小時拉滿99個500人大群」,也就不足為奇了。

玉紅是專業的

6月3日開始,一個「3點鐘&XMX全球社群聯盟」的概念橫空出世,并聲稱「21天內拉滿2100個社群,105萬人的規模。」

首日由99個大V帶頭,在12小時內完成建立99個500人的群。

游戲領域營銷出生的玉紅,對于這種「社群新玩法」,可謂是駕輕就熟。

眾多大佬當天就紛紛宣布加入這場「偉大的實驗」,更有大佬在自己朋友圈公開評價:「不得不佩服玉紅的傳銷能力。」

某大佬在朋友圈的動態

「成立某某超級戰隊,編號為某某戰隊,參與本次區塊鏈社區社群的偉大實驗。3點鐘XMX全球社群聯盟。」這些口號也是XMX「戰隊」成立時必須要喊出的。

這是一種宣誓,也像是一種自我麻醉。

「區塊鏈就是荷爾蒙」,是3點鐘群建立的核心精神。

而XMX項目,從頭到尾都是這種「精神」的集中體現。而在XMX項目群中,玉紅成了所有人都頂禮膜拜的核心。

其實很容易看出,這種社群玩法并不神秘。

圈內知情人士小野向31區直言:「這個項目所采用的營銷手段,是目前正常的區塊鏈行業都不會去用的。這種方式很大程度上就是一種傳銷,大部分人明知道這點,但是心態就是賺一波就跑,總以為自己不可能就是最后一個。」

這樣的「社群爆炸」和群里千篇一律的內容,已經很難說和區塊鏈有什么關系了。

類似成千上萬的社群,只能說都是一個個韭菜培養基地。項目方和大佬們,需要無數個這樣社群來提供源源不斷的韭菜供應。

況且,這樣的社群傳播,很容易沖破失控的邊緣。

百萬級規模的社群活動,無論是在線上還是線下,都很難不引起相關執法者的關注。這本身也構成了XMX項目的一大系統性風險。

撇清關系

XMAX項目一共出現過兩個版本完全不同的白皮書。

經過調查,該項目的白皮書對投資人做了較大的改動。新版的白皮書中對投資人與顧問內容分別做了很大的修改。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5月15日以后,XMX白皮書中將「玉紅」的身份由「早期投資人」兼「XMAX項目發起人」改為「投資人」。

白皮書中玉紅人物關系變動

這樣的變動意義非凡。在國家三令五申禁止ICO的大環境下,每一個項目發起者頭上都懸著一把達克摩里斯之劍。

對ICO,圈內大佬是避之不及的,即使發幣,也設置了重重的「防火墻」。

玉紅在這個項目中不斷邊緣化個人身份,讓自己的下屬做CEO,又意味著什么呢?

這樣的手法,同為三點鐘群群主的蔡文勝似乎也用過。

世道沒變,人也沒變

還記得曾被三點鐘提出群的「寶二爺」嗎?曾經的「三點鐘」,因為一句「炒幣賺錢」就被踢出群。

曾經的玉紅豪言:「禁止一切炒幣、代投、ICO相關話題」 ,并在4月份強烈譴責了「一上來就發幣」的行徑。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區塊鏈這三個字,將要在「三點鐘群」的帶領下,改變世界的時候,一個個群主,已經磨刀霍霍了。

原來所謂的「2100個社群,105萬人」熱熱鬧鬧地聚集在一起,終歸要進入一個圈套。

前有蔡文勝和薛蠻子,今有玉紅姐和陳偉星。

原來這一切早在幾個月前都已經設計好。

就是這樣一個項目,即將登陸交易所。此時,也許有一群嗜血狂魔正在屏幕背后研究著如何拉升,怎樣出貨。

而狂潮終將退去,這背后又會有多少個投資者黯然神傷。

6月7日,火幣HADAX14:00上線XMX之后,一小時內暴漲84.21%,現價0.03CNY。從火幣交易所的行情圖像上來看,XMX在上線之后價格快速拉升,有一根較長上影線十分明顯。目前價格在破發線徘徊,由此被質疑割韭菜。

對此,在“世界區塊鏈大會三點鐘新加坡峰會”上,玉紅回應稱,XMX的投資人都是機構,我們連韭菜都沒有,怎么割?幣價的漲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每天能和每一個人達成共識,通過長時間的積累,一定能做成很大的事情。并且在三點鐘社群中稱:“今天的高和低和我們沒關系,今天多少倍對團隊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重點是一年后,XMX社群生態是什么樣子。”


聲明:本文由區塊網整理編輯,全文圖片均來源網絡,轉載請注明來源。


更多幣圈、鏈圈名人簡介:http://www.hjquvj.icu/ico.html

評論

?

市場多空調查

看漲
盤整
看跌
  • 看漲
  • 盤整
  • 看跌
投票

PC右側250*250
內頁右邊3
?
波克城市捕鱼游戏 2018070152期吉林11选5 广东11选五人工免费计划 好彩1最新开奖 黑龙江11选5最大遗漏号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发行股票和发行债券 内蒙古11选五开奖遗漏 vr3分彩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国家体育彩票官方网站 股票开户 贵州11选五怎么下载 七星彩50期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玩法介绍 李嘉诚的理财法则 内蒙快三专家预测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