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讀頁通欄

從成本出發,Token的價值該如何衡量?

來源: 橙皮書 作者:Joel Monegro
如何給一個Crypto項目估值和定價一直是個難題,Placeholder 管理合伙人Joel Monegro認為從成本出發,可能能找到合理的答案。 他認為Token的價值在于其生產成......
如何給一個Crypto項目估值和定價一直是個難題,Placeholder 管理合伙人Joel Monegro認為從成本出發,可能能找到合理的答案。

他認為Token的價值在于其生產成本和資本成本,而對于大部分有token的項目來說,除了找到成本和價值的平衡點,剩下的結局只有崩盤。

以下為原文編譯,enjoy:

成本是衡量價值最常用的手段之一,因為市場總會在成本線附近,給出一個定價。

所以將加密貨幣的“成本結構”給出一個框架,會讓我們更好的理解加密貨幣的價值。

首先我們來了解在經濟學教科里出現的需求供給平衡公式:

P和Q分別代表價格和產量,于是PQ的乘積就是整體的經濟價值,上圖的曲線代表價格是如何跟需求和供給相互影響的,當然,其曲線的實際斜率會實際市場情況跟圖標有很多差異。

通常情況下,更高的價格會提升供給,而低價則會拉動需求。

當供應與需求相匹配時,市場處于平衡狀態。當價格超過此平衡點時,供給Q1就大于需求Q0了,于是降價可以讓市場再次達到平衡,而當價格跌至平均水平時,產能不足Q0,而需求很強烈,價格就會被推高。

短期看,經濟很少處于平衡狀態,在多方面因素的影響下,市場會從產能不足到產能過剩轉化,從而導致價格從高到低的波動。

但長期來看,它們是趨于平衡的,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某些短期影響因素不可持續,可被替代),薄弱的環節(失敗的企業)會消失。
   
MB=MC

從微觀層面看,分配效率原則決定了在均衡狀態下,邊際收益(價格)等于邊際成本,即有名的MB=MC公式。

邊際收益曲線顯示了消費者愿意在不同的供應水平上付出什么,本質上,其價值以價格來衡量。邊際成本曲線描述了每個產品的單位經濟成本。

同樣,這是標準曲線,會跟實際的情況有差異,但總的來說,MB趨勢會下降,因為商品越豐富,其在市場上的價值會越低。(參考邊際效用遞減法則),而MC則趨于上升,因為成本隨著生產規模的增長而上升。

 MB=MC是最佳價格點,因為這是生產商收回所有生產成本,并消費者支付最低價格的時刻,同時也是交易雙方總價值最大的時刻。

對于消費者而言,處于邊際收益曲線的下方,價格上方(支付價格和價值的差額)區域,而對于生產者來說,它處于邊際成本曲線上方,價格以下(價格與成本之間的差額)區間。

每當邊際收益不等于邊際成本時,效率就會低下,比如MB>MC 表示生產的商品Q0少于最佳商品。由于MB確定的價格(P1)高于MC確定的生產成本(P0),因此生產者在交易中處于優勢。這種市場效率低,表現在需求未得到充分滿足的“浪費”:

而MB<MC 則相反,市場價格低于生產成本,消費者處于交易有利的一方,于是“浪費”以生產者虧損的方式出現:

政策是市場失靈的常見原因,比如MB>MC 可能是由于人為的稀缺性規則或者量化寬松政策導致的,而MB<MC 則可能是由于價格補貼導致的。

當然,也可能是其他原因,比如市場壟斷,目前大公司通過數據壟斷來限制信息供給就是MB>MC 的典型案例。

MB=MC表示物有所值,或者至少能以其生產成本定價,但將其看作商品的替代成本會更容易理解。比如,廣泛使用的商品的替代成本遠低于已故藝術家的著名作品。有趣的是,這種衡量價值的方式,通常是征稅者或保險評估師所采用的。

無論如何,如果某物的價格低于其成本,對賣方來說就是無利可圖。但如果價格過高,那么市場會逐漸糾正這種效率低下的情況。

但在公司盈利的情況下,上面的想法會顯得有些容易混淆,但從經濟學的角度看,成本包括所有形式的事物,比如資本、風險、競爭等。

所以只有當你把所有經濟成本都考慮進去,而不僅僅是“會計”成本時,MB=MC才有意義。

比如,VC就是非常昂貴的資本,因為它具有高回報要求以及補償風險,這意味著風險投資企業的風險調整后,其資本成本非常高。所以一家創業公司在會計意義上會顯示80%的毛利率,但從經濟學角度看,昂貴的資本成本其實并沒有計算。

在穩定環境下,低風險業務的資金成本相對較低,因此對利潤率要求較低。
   
TV=TC

從MB=MC我們可以得出,最后總價值TV跟總成本TC相等,即所有邊際收益的總和與所有邊際成本的總和,在MB=MC時,TV=TC。

關于這些基本原理的準確性,其實有很多爭論,但經濟模型可以讓我們在信息不多的情況下,看到的更多。所以,我并不打算建立用于評估某物的特定公式,而是從更基本的角度去思考價值,它可以讓我們對投資回報和一些其它事物可以進行推演。

關于價值,還有一點值得強調:價值獲取并不意味著投資回報。

我們可以用這種邏輯來預測整個市場、價值甚至企業內部的價值分配和捕獲,但價值捕獲更多的是TAM(潛在市場)獲取,跟投資回報有一定的相關性,但同時彼此有各自的內在邏輯。

投資回報是成本、增長率和所有權的復合函數。

在具有“被捕獲”高價值的市場中,你可能會遇到低回報,比如公共事業以昂貴的基礎設施以及其他資產的形式,捕獲了很多的價值,但其實很難獲得回報,它們更多的用于規模價值存儲而不是價值增長。

相反,你可以在新市場獲得較高的回報,但真正創造的價值卻有限。

Crypto的價值衡量

對于一些加密網絡來說,將會找到均衡或者直接崩盤:所以它們的經濟模型、政策必須有利于均衡的達成。在設計經濟模型時,應該考慮成本和價值分配之間的關系,這意味著要考慮供應方的生產成本、投資者的資本成本以及對用戶產生的價值。

當某一方過度優勢時,可能會直接導致崩盤,比如大部分的成本由供給方承擔,而價值過度分配給投資人,用戶端卻找不到價值。

Decred是一個很好的價值分配案例,其中礦工(承擔最高成本)的區塊獎勵占60%,30%的token則分配給了POS節點(他們承擔購買和投資DCR的資本成本),而10%的tolen則用于支付團隊的長期開發和網絡維護。

Token的價值基礎在其生產成本和資本成本:如果token是通過挖礦或者其他方式產生,則其內在價值的一部分將是供應方的生產成本。

比如你投資了100萬美金去挖礦,中間挖出了10000個token,那么100美金作為token的價格是你能接受的最低價格,你很難在該價位以下賣出。

但當涉及到經濟成本時,你還必須考慮其他投資者的資本成本之類的問題。

比如您向相同的10000代幣投資了100萬美金,預期回報率為3倍,那你賣出的最低價格可能是300美金。

所有這些事情都在影響價格,但這些部分的總和會讓我們回到TV=TC,再次考慮經濟成本而不是僅僅是會計成本。

短期內,我們仍舊會看到很多偏離均衡的情況,尤其在市場還不成熟的情況下。

比如智能合約公鏈非常多(產能過剩),這就意味著市場會以更低的價格找到平衡,目前它已經發生了,它是好是壞,取決于屁股的位置。

協議的成本高于應用:協議的規模化效應更強,需要更多的投資,因此他們需要更多的價值來維持均衡。

而應用的價值比較低,因為他們承擔的成本更少,為了獲得適當的規模,請始終考慮單一應用程序和其使用的協議的總價值。

隨著市場的發展,有回報的標的會發生變化::如今,協議層仍舊是高風險高回報。

長遠來看,它們可能會擴大規模存儲數萬億美金的價值,但增長會平穩放緩,之后可能在應用層會產生激烈的競爭。

此時雖然資產在協議層,但是回報在應用層。當然,我們離這個平衡還很遠。

分配成本以分配價值:如果我們的目標是設計能夠更廣泛的分配價值的系統,那么對成本和價值的“物理經濟學”有深刻理解至關重要。長期而言,市場自然會將價值分配給承擔成本和風險的人。

參考資料:https://www.placeholder.vc/blog/2019/10/21/how-to-think-about-value
編譯:橙皮書

關鍵詞: Token  Crypto項目  
0/300
? 波克城市捕鱼游戏